設為首頁    加為收藏    聯系我們
     
 
“深圳市住宅產業化示范項目”...
公司名稱變更公告
公司名稱變更公告
中信華威塘朗山建筑廢棄物綜合...
公司名稱變更公告
建筑垃圾每年吞噬千畝土地-《...
深企變廢為寶引來戰略投資-《...
從垃圾堆里發現一座“金礦”-...
建筑垃圾再生磚發展受阻---...
科學工藝,變廢為寶
建筑垃圾循環利用大有可為--...
吃的是垃圾吐的是建材 ---...
華威建材:循環經濟“先鋒”-...
熱烈祝賀深圳市華威建材有限公...
域 名:
帳 戶:
密 碼:
深圳市住建局 中國建筑節能
中國發展門戶 中國建材網
深圳新聞網 中投網絡
 

建筑垃圾再生磚發展受阻------《廣州日報》
類別:公司公告        發布時間:2009-11-19 15:08:32

 

深圳建筑垃圾減排利用條例實施首月陷“尷尬”

再生磚積壓嚴重,三大問題困擾垃圾再生利用產業

  文/記者劉暢 圖/記者軒慧

     今年10月1日,《深圳市建筑廢棄物減排與利用條例》正式施行,明確深圳將遵循“減量化、再利用、資源化”的原則,對建筑垃圾實行分類管理、集中處置,并實行“建筑廢棄物排放收費制度”。深圳在建筑廢棄物處理方面走在了全國前列。

  然而,在新條例剛剛“滿月”的日子,當記者來到深圳三大建筑垃圾填埋場之一——塘朗山建筑垃圾填埋場時,一車車建筑垃圾仍在這里傾倒,被白蒙蒙揚塵包裹的“垃圾山”甚至直逼建在山頂的專門“吃垃圾”、進行建筑廢料再生利用的廠房。

  早已飽和的龍崗、寶安填埋場,提前四年超標受納的塘朗山填埋場,深圳的建筑垃圾仍在“圍城”!

  超前的立法理念為何未能換來建筑垃圾再生利用的實效?走出了循環經濟全國“第一步”的深圳正陷入現實的尷尬境地……

  現狀

  再生技術“大胃王:

  日吃建筑垃圾2000噸 

  據深圳官方資料顯示,在2008年以前,深圳市建筑垃圾除了自發的建設工程回填利用和填海外,均采用簡單的填埋處理。2008年8月,深圳首次引進了可以“吃垃圾吐建材”變廢為寶的新技術,開始對建筑廢料再生利用。

  經深圳市委、市政府協調,在南山區西麗的塘朗山建筑垃圾填埋場旁,深圳市華威建材有限公司投資1.3億元建起了占地12萬平方米的建筑廢料再生利用廠房。

  公司總經理鄒國營告訴記者,該廠對磚渣、瓦礫、碎石、批灰塊日處理量可達800噸(單班),而純混凝土日處理量可達1200噸,這樣該廠每天可“吃”掉建筑垃圾2000噸,每天可生產1000立方米環保磚和再生輔料(其中多型號環保標磚60萬塊)。“現在,我們通過這套再生利用技術,基本上可以將每天新運進塘朗山填埋場的建筑垃圾全部消化完畢,對塘朗山歷史建筑垃圾的消化也已經開始了。”鄒國營有些自豪地說。

  亂石爛磚怎樣再獲新生?

  10月底,記者在建筑廢料再生利用的廠房,親眼見證了建筑垃圾再生利用的“神奇”過程。

  位于垃圾填埋場的廠房外墻張著大口,連接著一個碩大的鐵質受納口和傳送帶。一名工人對堆放在身旁的建筑垃圾進行人工再分揀。在此之前,這些建筑垃圾在堆場處已經進行了初步的人工分揀、有機物分類以及去泥處理。而此時,該工人再次將木頭、玻璃等大件分揀出來。

  走入廠房內,只見一名工人在傳送帶的起始端忙碌,他一手將從破碎機里輸送出來的初步建筑廢料碎粒放平,一手持錘頭將可見的大廢料隨機再敲碎。

  現場技術人員告訴記者,工人所站處的大機器有兩個小出口,一個是磁選廢料出口,即通過磁性技術將建筑廢料中的金屬物質吸附篩選出來利用;一個是風選廢料出口,即通過鼓風技術將建筑廢料中較輕質的木屑、紙屑等剔除出來。這樣,經過第一次粉碎和篩揀的建筑廢料已初步達到可再利用的條件。

  經過二級破碎、細分后,廢料碎粒更細小了。隨后,機器根據廢料細末的情況開始添加水泥、水、添加劑等,攪拌均勻。一個工人站在機器旁查看進料的情況,只見他們輕按按鈕,“咔嚓”一聲,模具落起之后十多塊形狀規整的實心標磚成形出品了。

  困境

  1成本高售價低競爭力弱

  記者來到廠房外環保磚成品堆場,看到占地面積達6萬平方米的堆場密密實實地堆滿了各種型號的標磚,場景頗為壯觀。“積壓嚴重呀!”鄒國營的嘆氣聲打斷了記者對再生技術綠色生活的憧憬。

  “從去年8月至今,我們已經生產了4000多萬塊各種環保標磚,但標磚成品的銷售近兩個月才慢慢好轉,目前每個月能賣出約400萬塊標磚。”他說,還有電費、人工成本、機器折舊等消耗,生產再生磚的技術比普通磚要復雜,成本更高,但是每塊再生磚的售價也僅0.2元,與普通磚價格差不多,在市場上沒有明顯的競爭力。

  按照剛實施的《深圳市建筑廢棄物減排與利用條例》第三十六條規定,道路工程的建設、施工單位應當優先選用建筑廢棄物作為路基墊層;新建、改建、擴建工程項目的非承重結構部位施工,應當在同等價格以及滿足使用功能的前提下,優先使用建筑廢棄物再生產品。有法律的護航,再生磚進入市場還是這么難嗎?

  “真的難。”鄒國營表示,目前他們的再生磚僅在政府工程推廣得較好,如市政廣場工程用磚等,“好像再生磚是用建筑垃圾做的,也是垃圾,這樣誤解很要命。”鄒國營無奈地說。

  2“無條件搬遷”綁住手腳

  記者隨后查看了深圳市環境保護局于2007年9月24日出具的“建設項目環境影響審查批復”,其第九條寫明:“該項目所選地址為臨時用地,如遇城市規劃、建設需要,應無條件搬遷。”

  “這正是最讓我們頭疼的。”該廠總經理助理劉孟春對記者說,目前,該建筑廢料再生利用技術已被中信深圳投資集團“相中”,決定對華威建材控股,加大投資、擴大生產。

  “再生磚生產成本稍高,只有規模經營才可能產生效益,消耗掉更多的建筑垃圾,可‘臨時建筑’、‘無條件搬遷’兩大限制就像兩塊懸在頭頂的石頭,讓人不敢放開手干呀!”中信深圳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再生資源利用發展中心主任陳添安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說,目前中信投資控股華威建材的手續確實已基本辦妥。可是,“無條件搬遷”讓廠房成了“臨時建筑”,廠房不能抵押貸款,生產受限。

  3新增填埋場“搶生意”?

  “技術有、資金有、規劃也做好了,可是法律沒有具體實施細則,旁邊新的填埋場又規劃了,建筑垃圾處理又要回到填埋的老路上去了。”鄒國營有些擔心地對記者說,就在塘朗山東西兩側,深圳市政府有關部門又規劃了“新屋圍”和“下圍嶺”兩個建筑垃圾填埋場,建筑廢料的簡單填埋又要開始了。“明明建筑垃圾山可以逐漸被‘吃’掉,還可產出再生磚、預拌砂漿等再生品,為何還要將填埋場擴容?”他說。 

  聲音

  深圳市人大代表、深圳市法制研究所所長周成新:

  應扶持環保產業

  因為華威建材的生產線在塘朗山上,屬深圳市生態控制線內,在控制線只允許建設市政項目。而建筑廢料再生利用生產線是算不算市政設施,還是個大問題。

  深圳市人大代表、深圳市法制研究所所長周成新接受本報采訪時表示,消化建筑垃圾產建材是一個循環經濟倡導的好產業,應該積極引導和扶持。因為是先有填埋場、后有生態線,所以他建議必要時市政府可就此環保產業的問題召開專題會議。

  “拜耳青年環境記者獎”獲得者楊陽騰:

  實踐中應敢于創新

  多年關注城市垃圾處理、曾獲“拜耳青年環境記者獎”的資深記者楊陽騰對本報記者說:“減少對天然原材料的使用是對環境最好的保護。”深圳在循環經濟立法方面走在全國前列,在具體實踐中應敢于創新,才能走出一條具深圳特色的環保再生路。

  深圳市市政工程總公司總工程師高俊合:

  建筑垃圾再利用不難

  深圳市市政工程總公司總工程師、博士后高俊合對記者說,實際上,建筑垃圾不同于生活垃圾和工業垃圾,它經過分揀、剔除或粉碎后,不需經過復雜的處理過程就可資源化利用。

 
 
深圳市華威環保建材有限公司 © 版權所有 技術支持:中投網絡后臺管理
電話:0755-86000181、86000497、86000149   廠區: 深圳市南山區西麗塘朗山環境園
北京时时彩经销投注站